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心

天高水也远,云淡风本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毛概课上的思考(7)  

2013-11-09 09:40:46|  分类: 读书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 当权力一步一步的收归国有之后,不管当权者,当政者将大权垄断之初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,所形成的局面是客观的,因而,所出现的问题也就是客观的,并不因人的主观愿望,目的而改变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话说老人将国民的经济主权,政治主权都交给了国家之后,国家便具有了主导地位,这个政权的稳定性大大加强,似乎变得更然人放心了。然而如此的改革毕竟是在外力的推动之下,也就是在正催化剂的影响之下发生着,我们借鉴别的国家的东西并将之改造之后投放到实践中去,事实证明,效果还不错。老人觉得他也许是改革成功了,但是我想他是对国内形式是非常之了解的,老人知道不可能照搬西方的制度和经验,当然,他也只是借鉴来了而已,经过本土化的磨合之后,又顺利的投入到了实践当中去,所以他将此称作是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”。但从远处来看,我觉得实在是“换汤不换药”的说法贴切一些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可是我觉得我们姑且不必去理会这个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”名字是什么意思,准确来说,是它原本的面目是什么,因为,这些并不是那么重要,也许可以这么说,它原来的面目远远没有现在的面目重要。就好像德克士,麦当劳,肯德基神马的进入中国市场都要进行本土化是一样的,它之所以销售的好,受人民大众欢迎是因为它现在的口味,也就是改良过后的口味,而不是它原来在他们的本土国家的口味是什么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来看这个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”在中国本土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存在,面目怎样。我们可以尝试着对比现如今的制度和秦朝的制度,发现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。 一样的中央集权,一样的郡县制,一样的法治。但不一样的是,那时候是封闭的,而现在是开放的。正是这不一样的一点,导致我们现在的生活迥然不同。  再来举个例子,就像是现在的人和古代的人一样,我们以前梳着长辫子,穿着长袍子,裹着自认为优雅 的小脚。而如今我们是西装革履,衣服也截成了两半,大辫子很少的几乎成稀有品种了,而小脚更是比稀有品种还稀有品种。话说这穿得虽然不一样,可本质上我们还是一样的,我们有着同样的文化熏陶,我们有着同样的地理环境,我们都同样认为自己是龙的传人。我们的民族优越感,民族自豪感还在,民族气节在我看来还没有完全丧失。其实这也可以从我们的家族观念来解释,说一对爹娘生下自己的宝贝的时候,在潜意识里总是存在这样一种认知,妈妈会说:这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而老爸则会说,他身体里也流着我一半的血。当然这“血”指的是血统,血缘。我们现在就像是这阿玛阿妈怀里的小宝贝一般,在遗传的基础上我们又有着一定的变异,但是,不管再怎么变异,在形成新物种之前,却还是中国那句老话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”  这便是大自然选择的结果,当然,也是自然界的规则。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情况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但是这份血统还在,龙生出了龙,龙还没有到生出凤的时候。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 当我们一打开国门的时候,其实不是外来文化的输入,也还有中国传统文化的输出,只不过输入和输出的比重不同,但是比重这个事我们又如何能说得清楚呢?我们还是把这个命题交给时间和空间吧。为什么说留给时间和空间?空间是宽度,和广度。而时间则是长度。打个比方来说,时间和空间的交织也许就像是山东人喜欢的烙饼卷大葱,时间是长度,空间则是这烙饼卷的横截面,当然这只不过是个比喻罢了。如觉得不合适,请自动忽略。

 

   老人看到这点了么?我想,他也许是看到这点了,并且心里自有计较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